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正文

在驻澳门部队,遇见骑摩托车的女兵

体育网 2020-01-01 18:45

  摩托车翻斗一侧的轮胎离开地面的瞬间,杨玲的心“从嗓子眼儿稳稳地落回了肚子里”。

  上千名观众爆发出极其热烈的欢呼声。在大家眼里,这些身穿迷彩戴着墨镜,骑着摩托车做着特技动作的女兵,简直炫酷爆了!

  “漂亮!”耳机里传来场下指挥员的声音。杨玲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跟着队伍继续通场行进。翻斗一侧轮胎落地,一个轻微的反弹将杨玲的短发震起,欢呼声随着轰鸣的音乐钻进杨玲的耳朵里。

  这是驻澳门部队2018年军营开放活动中的一幕。每年“五一”,驻澳门部队都会在凼仔营区举行军营开放活动,很多市民为了一睹子弟兵风采,半夜就来排队领票。

  女兵摩托车特技表演是军营开放中一项重要的展示项目。英姿飒爽的女兵驾驶摩托车,风驰电掣而来,不断变换队形,并完成三角旋转、对向行进、单手翘边斗行驶、行进间交换驾驶员、载人翘边斗行驶、穿越火障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每一年,她们的出现总能引起现场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

  欢呼的人群中,一位圆圆脸的女士显得格外沉静。不仅如此,每当女兵们做出高难度动作时,周围的人欢呼声越大,她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坐在她旁边的另一位女士一边鼓掌欢呼,一边转头大声问她:“姐,你不是说咱玲玲是通信兵吗?这怎么成了特种兵了?”

  圆圆脸的女士咬了咬嘴唇没说话,眼神死死地盯着杨玲驾驶的摩托车。

  她,是杨玲的妈妈。这天早上,她特意和妹妹,也就是杨玲的小姨赶到澳门来参加驻澳门部队军营开放日活动。其实,最主要的,是能见到女儿。

  此刻,看着场上杨玲驾驶着摩托车威风凛凛,她的心被紧紧地揪着。周围观众的欢呼几乎要淹没震耳欲聋的音乐,她的心生疼生疼。

  从2016年当兵开始,杨玲一直告诉自己她是个话务兵,最主要的任务是在基站转接电话。2017年,超强“台风”天鸽正面袭击澳门,她担心得一宿没睡着,但后来女儿及时“报平安”,还告诉家里人他们帮助澳门市民抗灾救援,那时她觉得自豪而骄傲。可怎么一转眼,“话务兵就成了特种兵”?一阵阵心疼淹没了见到女儿的开心。

  “喂,您好,请问接哪里?……好的,请稍等。”甜美的女声伴着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从驻澳门部队的话务机房中传出来。接电话的人,正是女兵杨玲。就在即将进行摩托车特技表演的前几天,杨玲和其他几位参加表演的战友依然在机房参与值班。

  对这些女兵来说,转接电话、参加日常军事训练才是她们的日常。她们和所有话务女兵一样,要背记上千个号码,要练就“口、耳、脑、手”的过硬专业素质。夜晚的走廊上、清晨的院子里都有她们训练的身影。

  “但不是谁都有机会骑摩托车的!也不是谁都有机会骑了摩托车就能参加军营开放日的表演!”此刻,坐在我面前的杨玲满脸自豪,讲起她和战友们骑摩托车的经历,语气里尽是兴奋。

  见到这些女兵的第一眼,你很难想象她们就是在军营开放日做摩托车特技表演的人。眼前的她们,几乎都是90后,清秀的面容配上齐耳的短发,哪怕这是制式打扮,也遮不住她们神态里的温婉。尤其是她们一开口,长期在接线工作中形成的温柔甜美的声线,会让你有种是和邻家小妹聊天的感觉。

  但在驻澳门部队,正是这些看起来温柔的“邻家小妹”担纲了让人尖叫的摩托车特技表演,这群年轻的通信女兵也被许许多多人误以为是特种兵。

[1][2]